新浪中通國際香港客户端

他發現澳軍殺人祕密 拼死"吹哨"後只能在網上"求救"

他發現澳軍殺人祕密 拼死"吹哨"後只能在網上"求救"
2020年12月02日 20:54 新浪中通國際香港綜合

  原標題:兩赴阿富汗戰場,學霸發現澳軍殺人祕密,拼死“吹哨”後只能在網上發帖“求救”

  來源:環球人物

  澳大利亞發生的這一切都不得不讓人懷疑:麥克布萊德的哨聲刺破黑暗後,黎明真的會來嗎?

  近日,曝光澳軍殘殺阿富汗平民的大衞·麥克布萊德正式否認了澳有關部門對自己的所有指控。許多人這才知道,原來這位“吹哨人”正被澳有關部門控以“泄露國家機密”罪,未來50年可能會在監獄中度過。

  早些時候,麥克布萊德將澳軍在阿富汗的暴行視頻、資料交給了澳大利亞廣播公司的記者,讓公眾知道了澳軍是如何打着“反恐”旗號卻在阿富汗幹着惡魔勾當的。

  澳軍的罪行鐵證如山,終於讓澳政府低下了高傲的頭顱,公開認錯。當然,人們並不買帳,此時又爆出澳有關部門對麥克布萊德的指控,輿論瞬間再起波瀾。

  11月底,麥克布萊德公開在社交媒體上發帖“求救”,引來大量網友圍觀。其中,許多澳大利亞網友在評論中表示了對這位“吹哨人”的支持,留言説:“麥克布萊德應該因他的勇敢聞名,而不是被起訴。

  惱羞成怒的政治迫害?

  近日,澳大利亞駐阿富汗的軍隊被爆出巨大丑聞。有資料顯示,澳軍在阿富汗對着手無寸鐵的平民大肆虐殺,場面極為血腥。

  他們有的將戰俘作為新兵“練手”的活靶;有的像打獵一樣讓軍犬撲咬平民;更有甚者,將阿富汗的未成年兒童抓來“割喉”;最觸目驚心的是,一些部隊還以殺人多寡來論功行賞,在澳軍中形成了危險的“競爭氛圍”。

  迫於輿論壓力,澳軍方於11月底主動公佈調查報告,承認了部分罪行。(點這裏複習:澳軍如何在阿富汗搞“殺人遊戲”)

  但在承認罪行之前,澳有關部門早已開始對披露澳軍罪行資料的麥克布萊德進行指控。

  自2018年9月起,麥克布萊德被陸陸續續指控了包括“泄露國家機密”在內的5項罪名。

  隨着澳軍暴行得以證實,不少澳大利亞民眾和政界人士都認為勇敢揭露罪惡的麥克布萊德不應被如此對待,憤怒要求澳有關部門撤銷對他的檢控。

  還有人在請願網站“change.org”上發起了請願貼。在帖子中,澳大利亞網友將澳政府對麥克布萊德的指控直接稱為“迫害”:

  “我對麥克布萊德受到的迫害深感不安。他是一位勇敢的‘吹哨人’,揭露了澳大利亞國防軍在阿富汗的戰爭罪行。如果沒有像麥克布萊德這樣勇敢的人,我們的民主就岌岌可危。我呼籲司法部長撤銷對麥克布萊德的所有指控。”

  “我們必須保護麥克布萊德這樣的人,也許我們的國防系統正需要‘刮骨療毒’。”

  該貼文目前已在網絡上獲得了3萬點贊。之後,麥克布萊德本人也轉發了這個帖子,公開向外界“求救”。

  然而,面對鋪天蓋地的批判聲,澳大利亞政府倒是玩起了“高姿態”。近日,澳政府明確表示“不會對麥克布萊德一案進行干涉”。這意味着,澳政府將不會對這位“吹哨人”進行道義層面的支持。

  值得注意的是,麥克布萊德的辯護律師克拉瑞,同樣在今年早些時候被澳有關部門指控,而他的罪名也是“泄露國家機密”——他曾參與曝光了2004年澳大利亞政府竊聽東帝汶政府一事。

  麥克布萊德其人

  據澳媒報道,麥克布萊德的經歷頗有傳奇色彩。

  1963年,麥克布萊德出生在悉尼。從小學習優秀的他,先後畢業於兩所世界級名校——悉尼大學和牛津大學。

  不過,頂着名校光環的他沒有成為高薪白領,反而“投筆從戎”。據《悉尼先驅報》報道,麥克布萊德年輕時曾在英國參軍,其間還參加了英軍著名特種部隊“特種空勤團”的選拔,遺憾的是,最終因種種原因沒能入選。

  後來,他在英國申請了退役,回到澳大利亞。回國之後,他先是在一檔野外生存的綜藝節目裏擔任安全顧問,隨後又報名成為了澳大利亞國防軍的軍事律師。

  2011年和2013年,他兩次隨澳軍去往阿富汗,並在戰場上為自己贏得了澳大利亞“戰鬥獎章”。也正是在此期間,他開始聽聞澳軍中有人虐殺阿富汗平民。

  此後,他開始有意地收集相關資料,並交給軍方內部的委員會。澳大利亞法官保羅·布里頓後來曾宣佈這些“機密文件”是真實可靠的,有不少澳大利亞士兵犯下了嚴重的“戰爭罪”。

  2017年,麥克布萊德被診斷患上了“創傷後應急障礙(PTSD)”。這是一種常發於戰場士兵羣體的心理疾病,是一個人經歷、目睹或遭遇某人的死亡、受到死亡的威脅、嚴重的受傷後,所導致的精神障礙。患有此症者精神極度敏感,喜怒無常。

  確診PTSD之後,麥克布萊德決定將自己蒐集到的資料交給媒體。就這樣,澳軍在阿富汗的罪行才終於得以被媒體曝光。但對此,澳軍方一直採取“鴕鳥政策”,能躲就躲,鮮有迴應。

  2018年,澳大利亞相關部門以“盜竊聯邦財產罪”第一次對麥克布萊德發起了指控。從那之後,澳相關部門就開始了與這位“吹哨人”之間的纏鬥。

  “纏鬥”期間,澳大利亞政府的態度也愈發耐人尋味。麥克布萊德本人更是直接在網絡上表示:“對澳大利亞兩個主要聯邦政黨都失去了信心。”

  澳政府態度耐人尋味

  儘管最近不少澳洲民眾對麥克布萊德遭檢控一事憤慨不已,但澳大利亞政府似乎並不打算理會。

  11月23日,澳大利亞國防軍總司令安格斯·坎貝爾拒絕透露是否會放棄起訴麥克布萊德:“我無法談論當前的司法程序問題,我不能這麼做。我理解你們的擔憂,感謝許多人提及此事,但我不能談論此事。”

  此後,澳大利亞總檢察長克里斯蒂安·波特也向聯邦議會明確表示,“政府並不適合介入此案”。“如果進行干預,這件事將會非比尋常,這必然代表着在對一個獨立事件作政治性干預。”波特稱,沒有法律可以賦予他停止審理此類案件的權力。

  如果説這兩位澳大利亞官員的表態,只是讓不少人對麥克布萊德的命運感到擔憂,那麼澳參議員工黨領袖兼反對黨領袖黃英賢的表態則再一次引發了眾人的憤怒。

  當地時間11月30日,黃英賢在參議員發表講話時,竟然堅持稱“澳大利亞士兵理應受到澳大利亞以及盟國的尊重”。

  許多人表示,不明白犯下如此惡行的士兵,究竟還要受到什麼樣的“尊重”。

  此外,一些澳大利亞媒體充分暴露了自己的迷之價值觀和魔鬼邏輯。在報道澳軍的暴行時,澳大利亞《悉尼先驅晨報》竟表示:“士兵不就是去殺人的嗎?為什麼要調查澳洲特種部隊在阿富汗的行蹤?”這句極具爭的話隨即引發眾多網友對該媒體的抵制。

  更魔幻的是,隨着輿論在世界範圍內發酵,澳政府不僅沒有反思並抓緊將兇手繩之以法,反而一再試圖轉移焦點。

  如今,麥克布萊雖然否認了所有指控,但對於他的審判還遠未結束。而澳大利亞發生的這一切都不得不讓人懷疑:麥克布萊德的哨聲刺破黑暗後,黎明真的會來嗎?

責任編輯:祝加貝

熱門推薦

新浪熱榜

微博/微信掃碼去APP查看

圖片故事

新浪中通國際香港意見反饋留言板 400-052-0066 歡迎批評指正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4000520066
舉報郵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