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中通國際香港客户端

原來,澳大利亞幹過這麼多令人羞愧的事!

原來,澳大利亞幹過這麼多令人羞愧的事!
2020年12月02日 20:31 環球網

  原標題:補壹刀:原來,澳大利亞幹過這麼多令人羞愧的事!

  過去24小時,持續發酵的中澳漫畫事件又有新的進展。

  一邊,阿富汗主流媒體《阿富汗時報》以社論形式發聲,歡迎中方譴責外國軍隊非法殺戮行徑。同時呼籲更多國家站出來,支持將澳方兇手繩之以法。

  另一邊,美國國務院終於公開下場幫腔澳大利亞了。跟法國和新西蘭一個套路,美方閉口不談澳軍殘殺阿富汗平民的罪惡,而是倒打一耙,攻擊中國“藉助散佈虛假信息打擊澳大利亞”。

  顛倒黑白並且反咬中國,澳大利亞及其盟友用心再明顯不過。

  但他們越是轉移視線,我們越需讓事件迴歸本質。

  本質是啥?是澳軍在阿富汗犯下鐵證如上的暴行,是堪培拉表現出遮掩甚至包庇的傾向,是阿富汗人民越來越擔心正義無法得到伸張。

  1

  連續兩天,阿富汗時報都把這篇社評放在網站首頁的置頂位置。

  整體讀下來,社評中有三點讓人印象深刻。

  首先就是作者感到狐疑,尤其是對澳總理莫里森竟然要求中方道歉,很有點摸不着頭腦。

  文中説,有關澳軍特種部隊殘殺阿富汗39名無辜平民的“爆炸性報告”一經曝光,立即招致國際社會廣泛批評,阿富汗官員也已有了明確表態。

  “但是”,注意,這是阿富汗時報社評自己加的轉折:

  偏偏中國外交部發言人一站出來譴責澳軍暴行,澳總理莫里森就“立即”火冒三丈要求道歉。

  一個“BUT”,道出了社評作者的不解。

  事實鐵證如山,其他國家也都能譴責,怎麼就中國不能譴責呢?到底是誰在找事呢?

  陳述這些事實之後,阿富汗時報馬上亮明態度:

  中方表態前所未有而且非常及時,阿富汗人們熱烈歡迎,並且希望其他國家也能效仿中方表態。

  在狐疑和歡迎之後,阿富汗時報這篇社評最想表達的一個態度,就是希望確保對阿富汗平民施暴者“繩之以法”。

  按理説,來自受害當事國的聲音應該引起國際輿論廣泛關注。但不出意外,阿富汗這篇社評沒在西方媒體上引起任何波瀾。

  相反,美歐媒體配合一些反華政客繼續上演顛倒黑白的戲碼,整齊劃一地將矛頭對準中國。

  繼美國家安全委員會昨天説白宮將在本週招待會上使用澳大利亞葡萄酒後,美國務院也在幾個小時後跳了出來,做出更加明確的表態。

  它的副發言人卡爾·布朗一連發布3條推特,指責中方“篡改圖片”“散佈虛假信息”“攻擊其他國家”,再次給中國扣上了搞“脅迫外交”的帽子。

  這位布朗先生言之鑿鑿,但我們篡改啥了,有啥假的?

  首先這可是一幅漫畫啊,不是他所謂的“圖片”,更不是所謂被改過的照片。其次,漫畫一般都有一定藝術誇張。但相對於其他很多漫畫,這幅已經夠“寫實”的了,是根據澳大利亞軍方自己報告披露的內容畫出來的。

  美國務院這番表態,既不提澳軍殘殺阿富汗平民的鐵證,又混淆其他一些事實概念。

  為了轉移視線和反咬中國,澳大利亞及其一些盟友已經把良知和道德底線,拋的遠遠的了。

  2

  莫里森等在輿論上胡攪蠻纏,不會得逞。

  正如阿富汗媒體社評所説,當前擺在第一位的問題,是將澳軍殘殺阿富汗平民的責任人繩之以法。

  但無論半個月前澳軍方公佈的調查報告,還是澳政府的後續反應,都讓人懷疑堪培拉是否真心要為罪行負責。

  半個月前報告一公佈,有人就發現了問題。

  比如報告第二部分,本應詳細介紹對澳軍不當行為的指控以及是否得到證實,但這部分內容,卻被高度刪節了。

  澳國防部給出的理由,是因為它“包含實質性內容,在現階段發佈可能會損害潛在的刑事訴訟程序以及安全分類信息。”

  這被廣泛質疑是在故意遮掩更多令人震驚的事實。

  不過,光是已經曝出的真相,就已足夠令國際社會震驚。

  根據駐阿澳大利亞士兵頭盔上小型攝影機拍攝的畫面,一名蜷縮在田野、明顯沒有攻擊意圖的阿富汗男性平民,遭澳特種部隊軍人連開3槍身亡。還有畫面顯示,士兵用步槍瞄準幾公里外的村莊,開槍前還嘲笑道:“想讓我放過這些蠢貨嗎?”

  撰寫報告的調查人員説,他還聽説有士兵只是因為“懷疑”兩名14歲男孩是塔利班成員,就未經查證直接把他們割喉放血,完事後還炫耀:“男人就是有這種嗜血的慾望。”

  罪行鐵證如山,辯無可辯。

  澳大利亞從國防軍總司令到防長甚至總理,都已公開承認並向阿富汗人民“真誠且毫無保留地”道歉。

  歉是道了,道歉畫面也在國際媒體上佔了好幾天的頭條,但到了真正重要的處理環節,澳方卻暗示,對於澳軍隊在阿富汗犯下的罪行,國際刑事法院沒有管轄權。

  報告指出,根據國際刑事法院《羅馬規約》第十七條規定,國際刑事法院“只有在一個國家沒有真正調查和起訴犯有違反國際人道主義法罪行的情況時,才行使其管轄權。”

  換句話説,除非該國不能或不願提起訴訟,國際刑事法院才可進行干預。但現在澳方已經表示,相關案件會根據澳大利亞的法律處理。

  這些表態和行動表明,澳方實際是在“保證”,犯下這些反人類罪行的澳大利亞士兵,只能在澳大利亞國內接受審判。

  不過,這一點在國際法層面根本站不住腳。

  從目前披露的信息看,駐阿澳軍濫殺平民的行徑,是符合《羅馬規約》關於戰爭罪定義的。

  《羅馬規約》2002年生效,國際刑事法院有權管轄2002年後在締約國境內發生或由締約國國民所犯的罪行。澳軍罪行主要發生在2012年至2013年間,而且澳大利亞和阿富汗都是《羅馬規約》締約國。

  因此,國際刑事法院完全由權審判犯下惡行的澳軍士兵。

  3

  簽了《羅馬規約》的堪培拉,不會連這個都不明白吧。那麼它急着把審判自己士兵的事一下全攬過去,就很讓人質疑其動機了。

  畢竟審判在澳國內進行,操作空間可就大多了。

  首先,西方國家掩蓋本國士兵暴行,這樣的案例已有不少。除澳軍外,駐阿富汗聯軍中的美國和英國部隊,也都有過非法殺戮平民等指控。

  但相關案件在美英國內的審判,最後都不了了之。

  之前,一個英國海軍陸戰隊士兵涉戰爭罪的上訴案,還以被告無罪收場。BBC《廣角鏡》節目去年也曾披露,英方未能就英國特種部隊非法殺戮行為的可靠證據進行全面調查。

  更何況,相信大家都還記得,國際刑事法院2016年的一項報告稱,有理由相信美軍曾在中情局運作的幾個祕密拘留地點實行酷刑。2018年,當國際刑事法院要對美軍阿富汗虐囚事件進行徹查的時候,特朗普政府甚至直接威脅要制裁國際刑事法院。

  其次,有國際法專家還指出,這種刑事起訴過程在國內進行,過程可以弄得相當複雜,調查時間可以被拖很長。等相關事件淡出輿論視線,結果很可能就是被輕輕放下了。

  按照澳國內法律,這份報告的內容不能作為證據直接使用,法律規定第三方證據不能用於立案。

  換言之,澳國防軍調查的目的,是調查關於駐阿澳軍行為的傳言和指控,而非收集可用於刑事審判的證據。

  因此,澳方屆時需要在澳境外收集犯罪證據,這無形中就拉長了立案審判的時間線。

  而且這種軍事案件,很可能是通過法官審理,而非陪審員定罪,這又增加了審判的複雜性。

  而且,澳方現在的結論是至少25名駐阿澳軍涉嫌參與虐殺平民,要對其中19人啓動刑事調查。

  為什麼這25人會進行如此慘無人道的虐殺呢?暴行2005年就開始了,2012年-2013年達到頂峯,在這至少10年時間裏,發生至少23起非法殺人事件,澳軍高層甚至澳政府高層真的一無所知嗎?

  澳方現在不願國際刑事法庭立案調查,這背後,是否還有包庇更高層級官員的小九九呢?

  根據澳媒報道,澳軍特種部隊隊員鼓吹所謂“戰士文化”,老兵強迫新兵虐殺阿富汗囚犯或平民。只有經過“血之洗禮儀式”的新兵,才算通過考驗。而且軍隊內除了進行“割喉放血”的殺戮外,還包括“屍體數量比賽”,因此一些士兵會為了“衝成績”而濫殺無辜。

  在這份報告中,接受調查的所有人都知道虐殺平民一事的存在,但所有人“被駐阿特種部隊領導人要求對戰爭罪行指控保持沉默”。

  殘忍殺害無辜平民,這一蔑視人權、蔑視國際法律的暴行,在駐阿澳軍中居然成了“房間裏的大象”。

  澳軍自上而下的故意隱瞞,堪培拉暴露出來的包庇傾向,都讓人更加理解,為何阿富汗媒體在社評中疾聲高呼:澳大利政府道歉了,國際社會也譴責了,但這還不夠。

  真正的正義,在於必須讓犯罪者受到嚴懲。

  來源:補壹刀

責任編輯:祝加貝

熱門推薦

新浪熱榜

微博/微信掃碼去APP查看

圖片故事

新浪中通國際香港意見反饋留言板 400-052-0066 歡迎批評指正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4000520066
舉報郵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