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中通國際香港客户端

山東成立聯合調查組赴聊城市冠縣調查媒體反映問題

山東成立聯合調查組赴聊城市冠縣調查媒體反映問題
2020年12月02日 22:59 新浪中通國際香港綜合

  原標題:山東成立聯合調查組赴聊城市冠縣調查媒體反映問題

  來源:閃電中通國際香港

  12月2日晚,中央電視台《焦點訪談》欄目播發《地佔了,錢花了,櫻桃呢》節目後,山東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視,立即成立省直有關部門和聊城市組成的聯合調查組,赴聊城市冠縣調查節目反映問題。下一步,將根據調查情況依法依規處理。調查處理情況將及時向社會公佈。

  此前報道

  原標題:焦點訪談丨地佔了 錢花了 櫻桃呢

  山東省聊城市冠縣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種植櫻桃,獲得了不錯的效益。2016年,聊城市創建國家森林城市,給所屬各縣都下達了造林綠化任務,冠縣藉此機會發展經濟林,出台了一系列補貼政策,大力扶持發展櫻桃產業栽培。2017年,在東古城、北館陶兩個鄉鎮就新增了幾千畝大櫻桃。如今,3年多過去了,記者前不久去冠縣採訪,發現那裏很多原本應該有櫻桃樹的地方,櫻桃樹都不見了。

  11月初,記者來到冠縣東古城鎮和北館陶鎮走訪調查,很多2017年種下櫻桃樹的地塊上卻不見櫻桃樹的蹤影。

  據村民介紹説,2017年,北館陶鎮和東古城鎮緊鄰着章衞河大堤的二三十個村莊都種了櫻桃,一共有3000多畝。現如今,很多地方的櫻桃樹都死了,有的地塊種上了麥子,有的地塊一直撂荒着,前不久才有人把荒草處理乾淨,到現在還沒種上農作物。記者沿着章衞河大堤走訪了十幾個村莊,大部分村莊都沒有了櫻桃樹,只有個別村莊還剩下一些。

  這是誰種的櫻桃樹?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呢?記者在冠縣林業局瞭解到,2016年,聊城市要創建國家森林城市,市裏下達任務,要求冠縣在2018年6月以前,新增造林綠化面積48406畝。為了完成這一造林綠化任務,縣裏決定在緊鄰章衞河大堤的一側,建200米寬的經濟林帶。於是,章衞河大堤東側的東古城和北館陶兩個鄉鎮就流轉出了3200畝土地種櫻桃,從佔地面積上看這可不是個小打小鬧的項目,那麼,這麼大數量的流轉土地都是什麼地呢?記者來到流轉土地最多的東古城鎮南李莊村,這裏流轉了580多畝土地。

  事實上,不僅南李莊的櫻桃林是基本農田,整個章衞河大堤東側的3200畝櫻桃林,基本上都是基本農田。按照我國《土地管理法》和《基本農田保護條例》的規定,禁止任何單位和個人佔用基本農田發展林果業和挖塘養魚。近幾年,國家也在相關文件中多次強調,要堅決制止佔用基本農田進行植樹等行為,要保護好永久基本農田。那麼,作為冠縣創建森林城市的相關部門,又是如何決定在章衞河大堤東側的基本農田裏種果樹的呢?

  山東聊城市冠縣林業局黨組成員朱金國説:“當時聊城市創建國家森林城市實施意見,對土地性質並沒有要求。首先安排的任務我們要完成,道路、河渠都有要求的,説做200米,就按要求做200米。”

  事實上,記者注意到,在聊城市下發給縣裏的創建國家森林城市的文件中,並不是對土地性質沒有要求,而是特別提到要完善土地保障政策,農田林網和水系綠化建設用地由當地政府解決,並納入林地管理。而且土地利用必須依法行事,這是最基本的要求。看來,為了完成市裏的造林綠化任務,當地不惜違背基本農田保護的相關法律法規,拍腦袋決定在章衞河大堤東側的基本農田上種果樹。如此大的項目,不僅拍腦袋做決策,當地還拍胸脯出台了優厚的經濟林獎補政策。

  朱金國説:“獎補資金分三塊,100畝以上的,光獎苗錢每棵15塊錢;300畝以上的,獎兩年苗錢;500畝以上的,除了獎兩年的苗錢之外,再補助3年地租,每畝每年300塊錢;1000畝的跟上面政策一樣,補充3年地租,每畝每年1000塊錢。”

  這位負責人告訴記者,在這個項目上,政府的補貼力度很大。以流轉土地1000畝以上來計算,第一年給農民的青苗補償300元由政府補貼,每畝每年再補貼土地流轉的費用1000元,連續補貼3年,這些錢由政府直接補貼給農民。另外,還給承包方苗木補貼,每棵樹苗每年補貼15元,連續兩年,也就是説,承包方頭3年不用承擔任何土地費用,還能連續兩年領取苗木補貼。

  3000多畝的造林綠化大項目,不惜違法佔用基本農田,還給出了相當優惠的補貼政策,最終這個活交給誰來幹了呢?據記者調查,東古城鎮流轉了1600多畝土地,承包給了一家名叫瑞安達的公司;北館陶鎮流轉了1500多畝土地,承包給了一家名叫佰特的公司。記者在網上查到,這兩家公司都是在承包土地種櫻桃前新註冊成立的公司。瑞安達公司的經營範圍包括農作物種植和農產品購銷,而佰特公司的經營範圍則是櫻桃種植與銷售,都是專門為種櫻桃成立的公司。

  但令人奇怪的是,當記者找到兩家公司時,他們表示,此前都沒有種植過櫻桃,更談不上有種植和管理櫻桃樹的經驗。

  山東冠縣佰特農業科技有限公司技術負責人閆光力説:“我以前沒有種過櫻桃,種過15年蘋果樹,咱這兒都沒有種過櫻桃。”

  山東冠縣瑞安達農業科技有限公司負責人李剛印説:“我是一個地地道道的農民,種植這一塊業務我也懂一點,不能説全懂,都是我在網上諮詢,網上查樹什麼時候剪,然後僱人過去剪。”

  像這樣的兩家沒種過櫻桃的企業,是怎麼承包了這麼大片地來種櫻桃的呢?

  山東聊城市冠縣北館陶鎮副鎮長姚振軍説:“公司怎麼選,這麼長時間我也想不起來了,有三四年時間了。我是直接跟公司接觸的,公司什麼時候成立的,經濟實力怎麼樣,我不瞭解。”

  到底這樣的兩家公司是怎麼招來的,兩個鄉鎮始終沒有説清楚。據瞭解,2017年,兩家公司在流轉來的3200畝地裏種上了櫻桃,剛開始長勢還算不錯,第三方公司2018年和2019年兩次對種下的櫻桃樹進行了驗收。兩次驗收過後,當地連續兩年分別給兩家公司發放了苗木補貼。

  2018年和2019年,兩家公司連續兩年從當地政府領取的苗木補貼約470萬元,可補貼發放完了以後,問題來了,兩家公司種下的櫻桃苗都不約而同出現了苗木死亡的現象。

  據技術人員説,北館陶鎮佰特公司的櫻桃樹因為蟲害,樹苗死了一多半,而東古城鎮瑞安達公司對櫻桃樹苗死因則另有説法。

  李剛印説:“技術不能説不欠缺,自然災害這一塊也很厲害,寒流、暖冬這一塊,蟲蛀、蟲咬各方面原因,不能説管理出現問題,但是自然因素比較大。”

  由於不懂如何應對櫻桃栽種和管理中可能遇到的問題,櫻桃樹死了大半。從2019年開始,兩個鄉鎮兩家公司分別把沒有死的櫻桃樹苗集中移栽到了幾片地塊,這就出現了此前記者看到的,大部分種櫻桃的村莊沒有了櫻桃樹的情況。

  據當地估算,北館陶鎮當初種下的1500多畝櫻桃樹還剩600來畝,東古城鎮當初種下的1600多畝櫻桃樹也只剩七八百畝。

  這兩個鄉鎮從2017年種下3200畝櫻桃開始,倒是拿出了不少錢,給農民的青苗補貼費96萬元,每年每畝1000元的土地流轉費連續補貼3年960萬元,給承包方的苗木補貼費約470萬元,三項加起來政府支出超過1500萬元。

  看來冠縣這個規模不小的櫻桃種植項目在設立之初,沒有考慮到種植的風險,對承包方也沒有經過認真核查,在和兩家公司簽訂的合同上,沒有針對苗木死亡的情況作出約定,也沒有更多的限制條款。也就是説,為完成創建森林城市的綠化項目,3200畝櫻桃只要種上了,當地就算完成任務,老百姓有補助,企業還能拿到補貼。至於驗收後苗木是死是活,似乎沒人關心。現在,3200畝櫻桃只剩下1000來畝,其它流轉的土地又陸續退回給了農民。政府的錢花了,項目做完了,樹,一多半都死了。

  乘着政策的東風,發展當地的經濟,本無可厚非。但從章衞河大堤外側建設200米經濟林這件事情來看,不僅涉嫌違反土地政策,而且從招標到種植再到管理也是一錯再錯,造成如今櫻桃地裏不見櫻桃的問題,勞民傷財。現在回過頭來看,再好的政策,再便利的條件,都應當嚴守法律底線,都要進行充分的調查論證,對可能發生的風險進行預估,設計可行性方案,才能避免一些“事前拍腦袋決策、事中拍胸脯保證、出事後拍屁股走人的“三拍”情況。

責任編輯:武曉東 SN241

熱門推薦

新浪熱榜

微博/微信掃碼去APP查看

圖片故事

新浪中通國際香港意見反饋留言板 400-052-0066 歡迎批評指正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4000520066
舉報郵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